班组拒绝施工设计变更及施工进度缓慢
2020-08-17 02:3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去年工地的项目完工,但项目部始终以种种借口不予验收结算,并拒绝支付农民工的工钱。去年8月份,被拖欠工钱的农民工将情况反映给了陵水县劳动监察部门。李先生称,在劳动监察部门的协调下,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支付了农民工60多万元工钱,“按照工程量计算,他们还欠我们200多万元。”

这是以李先生和陈先生为原告、同一个工地两起诉讼官司,并同时开庭审理。被告邯郸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原告李先生和陈先生在庭上称,在4个多月的施工期间,项目部支付了两次进度款,一次生活费,尚余劳务费及合同押金合计210多万元。

而被告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辩称,原告没有全面履行合同,且存在延误工期,班组拒绝施工设计变更及施工进度缓慢,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工期完工等。被告还认为原告对工程款计算标准和金额错误。被告表示,依照原告履行合同的情况,被告不需要再向其支付工程款。

在无奈的情况下,以李先生与陈先生为代表,上百农民工通过法律的途径,合力将邯郸建工集团有限公司、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告上法院,讨要被拖欠的血汗钱。2012年11与28日,陵水县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公开进行了审理。该案件一度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来自山东等地的一百多名农民工在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一家楼盘项目工地辛辛苦苦干了半年多,但承建该项目的建筑公司却以种种理由拖欠他们的工钱,在讨要无果或又投诉至劳动监察部门请求维权遇阻的情况下,这些农民工合力将施工方告上法院。最近,陵水黎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日前做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邯郸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以下简称“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支付劳务费合计165.7万余元。

尽管不能及时领到工钱,但工地上的施工依然继续。“最困难的时候,都是我向朋友借钱给工人做生活费,因为借的太多,有些朋友见着我都躲着走。”李先生称,回想往事,不堪回首,“我是领头的,每个农民工身后就是一大家子人,这个事情我不管,谁来管?”

法院最后做出两份民事判决,判令被告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向两原告支付劳务费共计165.7万余元。另外法院还做出执行裁定,被告在6月10日前,先行支付50万元给原告。但被告至今没有履行。

去年10月下旬,在工地干工的农民工老杨与20多名农民工代表,专门乘坐大巴班车从陵水赶到海口,并在海口紫荆花园找到了施工方——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登门讨要工钱。任凭农民工如何敲门和苦苦哀求,对方就是不开门。无奈之下,农民工只得拨打110报警求助。海口警方和劳动监察部门介入此事的调查,但最终却事情不了了之。

陵水县法院审理认为,原告与被告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签订的相关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同不违法法律、法规的效力性规定,属于有效合同,双方当事人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

法院认为,合同签订后,原告进场施工至2012年7月份撤离工地,原告施工的工程现已交付使用,说明工程是经过相关部门验收合格才能交付使用的。尽管原告施工工程中,部分工程曾经存在瑕疵,工程不符合质量标准可予以返工、改建,如改建工程是由第三施工方,则应从原告的劳务费中扣除该部分费用。至于被告称原告未按照合同约定的工期完工,这是事实,但原告提交的《工期滞后原因》可证明,工程未按期完成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其中就包括被告的原材料供应不及时等原因。

记者了解到,由于对一审法院判决结果不服,目前原告和被告均已向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这些农民工的代表李先生昨日告诉记者,2011年11月20日,他同合伙人陈先生与邯郸建工海南分公司签订了陵水土福湾“顺泽·福湾”项目工地人工费承包劳务合同。“也就是《砼浇捣工程人工费承办合同》和《砌筑、抹灰工程人工费承包合同》,承包该公司建设的土福湾项目部砌筑、抹灰、混凝土浇捣工程。”李先生称,签订劳务合同后,他和合伙人陈先生带着上百农民工,浩浩荡荡进驻工地施工,“前两个月,项目部都能按合同要求支付劳务费用,但年后一直未能按时支付,导致他和这批农民工兄弟无法按时领到工钱。”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qiangouggg-68.cn吐鲁番酵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www.qiangouggg-68.cn版权所有